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名家 > 正文
59岁书画名家梅墨生因病去世曾痛批书画圈怪现象
更新时间:2019-06-18 20:29:51 点击数:166 

  记者致电梅墨生好友、荣宝斋副总经理唐辉,他说:“昨晚在外地听闻此消息,深感震惊和遗憾。”今早,唐辉与同事好友共同拟挽联表达哀思:“墨华收卷 此去大梦谁先觉 生花有笔 别来临风怀此公”。

  匡时国际董事长董国强告诉记者,“昨天才得知他已经住院半年,这几个月看他发微信朋友圈曾提到过一次抱恙,当时没当回事,以为头疼脑热的小病,没想到......”

  梅墨生1960年生于河北,号觉公。斋号为一如堂。书画家、诗人、学者、太极拳家。他是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委员,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名誉会长,同时担任中国美术学院、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厦门大学艺术学院、中国书法院、艺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研究员。梅先生在太极方面颇有造诣,是北京吴式太极拳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武当山武当拳法研究会顾问。

  关于梅墨生的艺品、人品,北京日报2001年5月曾刊登一篇王东声撰写的文章《落落独往矫矫不群》,其中说道:

  梅墨生精心缔造了一个简淡而超逸的艺术世界。那里,有断崖危石、奇木古松、幽壑流泉、奔云飞雾;那里,你的呼吸顺畅、清爽而透明;那里的一切,远离尘嚣,澄然宁静……

  传统的文化观念深深地根植于梅墨生的血脉之中,他的思维空间里,始终洞开着思古的通道。当大多数人为了追求视觉张力和现代感而刻意表现的时候,梅墨生却转身向远古的质朴自然的世界走去。

  梅墨生的绘画,兼具北派山水的苍莽浑厚与南派山水的清新雅致,强调了对于田园生活的追求。梅墨生所做的审美心理定势,是在艺术创作中和生活的感悟里寻找新的表现语言,并在主观自由的创作心态下,调理着时间节奏和空间意象,开发新型的视觉图式,导引人们走进他所营构的美的领域。

  梅墨生以艺术实践也以自己的艺术评论,多次提醒人们对艺术界不良现象要警惕。2003年,他曾接受《北京日报》记者路艳霞采访谈了自己对艺术品鉴定的看法。

  如果说艺术品的流通市场是复杂难辨的话,艺术品的鉴定更是一个复杂莫名的状态。比如美国某大收藏家收藏的八大山人的作品,有人说其出于张大千的手笔,这就是鉴定中的真伪问题了。艺术品的鉴定一个是真伪,一个是断代,一个是作者,一个是创作的内容和主题,这些方面都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艺术品鉴定是个地雷,谁在艺术领域都很怕踩到这个地雷。

  据我所知,有些鉴定家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水平,有时候比较武断,没有商量、探讨学问的意思;而有的鉴定家可能受其他因素的左右,也许有利益的驱动或者其他种种因素的制约,不以学术的良知为第一,总是做出不负责任的鉴定或者说出违心之言。如果说这个社会是形形色色的,那么鉴定家也同样是形形色色的。我跟一些鉴定家有些接触,有的鉴定家是不得罪人,很世故,这个要理解,因为这是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特殊的社会背景造成的。他实际上早已认为不对了,甚至表情也不对了,但嘴上还是说:“好,好”。等别人走了以后,知己人一问,他才说这个根本不对。我还遇到过某些人拿来作品让鉴定家看,鉴定家说:“这个恐怕不太对,但是不要在外边讲让我看过。”因为,有很多鉴定家本身就是大的拍卖公司的顾问,他觉得不好办。

  我们说鉴定家本来就是专家学者,就是做学问的,按说是以学术的良知来发言,来谈作品。但是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他活在复杂的社会背景下,他有的时候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曾有鉴定家也说过,因为说真话确实遇到过麻烦。因此鉴定家都非常谨慎,这个谨慎来源于两方面,一个是东西不能特别肯定,不好明确表达真和伪、好或坏;还有其他方面在左右,所以在书画艺术品鉴定背后,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是利益,它往往在背后发生着作用。

  现在国画界,有人玩技术,有人玩花样、形式,有人玩主题、内容。其实一幅画应该给人一种独特的内在感受。

  有人现在说不要老搞文人画那套高雅,要画俗、画艳,也没问题。比如画,这是极为高雅的。可有些人画的即使穿衣服也显得非常庸俗、。所以不在于外表在内涵,不在形式在品格,搞艺术的人玩的是精神,拼的是文化,较量的是修养。

  艺术不是职业,是一种人格的参与。荣格说过艺术就是一种神秘的参与,这种参与就是艺术的脉,要从这个角度去找寻到自己的艺术。

  搞艺术的人,做中国画,实际做的是精神,而绝非职业。画画,是精神之事,是思想情感之事,是文化修养之事,是一个人的生命品格。古人云: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现在国画界,有人玩技术,有人玩花样、形式,有人玩主题、内容。其实一幅画应该给人一种独特的内在感受。

  毕加索的“艺”胜于“文”,拿中国人品格调的传统标准来衡量,他很难成为一流的艺术家;可在西方,游戏规则不同,认识不同,所以不妨碍他当一流的艺术大师。

  西方的不少大师,都有一点心理,就凭这一点,也就确实吸引了不少世人的眼光。我不想就此指摘诸如达利、罗丹等大师,在“西风烈”的时尚中,讥评他们,岂不自讨没趣?不过,我还是想以一点细小的声音说,看待这些大师,应该有一点自己的立场和角度。我们可以欣赏大师们表现艺术的自由心态,也可以单独抽取作品里面的线条来独立欣赏,但不可囫囵吞枣,整个顶礼膜拜,特别是他们的文化心理、人生趣味,我们应该有所取舍和鉴析。我个人更推崇中国的齐白石式的那种光明、平和与乐观健康的人生态度与美学趣味。

  \u6885\u58a8\u751f\u7cbe\u5fc3\u7f14\u9020\u4e86\u4e00\u4e2a\u7b80\u6de1\u800c\u8d85\u9038\u7684\u827a\u672f\u4e16\u754c\u3002\u90a3\u91cc\uff0c\u6709\u65ad\u5d16\u5371\u77f3\u3001\u5947\u6728\u53e4\u677e\u3001\u5e7d\u58d1\u6d41\u6cc9\u3001\u5954\u4e91\u98de\u96fe\uff1b\u90a3\u91cc\uff0c\u4f60\u7684\u547c\u5438\u987a\u7545\u3001\u6e05\u723d\u800c\u900f\u660e\uff1b\u90a3\u91cc\u7684\u4e00\u5207\uff0c\u8fdc\u79bb\u5c18\u56a3\uff0c\u6f84\u7136\u5b81\u9759\u2026\u2026

  \u6885\u58a8\u751f\u7684\u7ed8\u753b\uff0c\u517c\u5177\u5317\u6d3e\u5c71\u6c34\u7684\u82cd\u83bd\u6d51\u539a\u4e0e\u5357\u6d3e\u5c71\u6c34\u7684\u6e05\u65b0\u96c5\u81f4\uff0c\u5f3a\u8c03\u4e86\u5bf9\u4e8e\u7530\u56ed\u751f\u6d3b\u7684\u8ffd\u6c42\u3002\u6885\u58a8\u751f\u6240\u505a\u7684\u5ba1\u7f8e\u5fc3\u7406\u5b9a\u52bf\uff0c\u662f\u5728\u827a\u672f\u521b\u4f5c\u4e2d\u548c\u751f\u6d3b\u7684\u611f\u609f\u91cc\u5bfb\u627e\u65b0\u7684\u8868\u73b0\u8bed\u8a00\uff0c\u5e76\u5728\u4e3b\u89c2\u81ea\u7531\u7684\u521b\u4f5c\u5fc3\u6001\u4e0b\uff0c\u8c03\u7406\u7740\u65f6\u95f4\u8282\u594f\u548c\u7a7a\u95f4\u610f\u8c61\uff0c\u5f00\u53d1\u65b0\u578b\u7684\u89c6\u89c9\u56fe\u5f0f\uff0c\u5bfc\u5f15\u4eba\u4eec\u8d70\u8fdb\u4ed6\u6240\u8425\u6784\u7684\u7f8e\u7684\u9886\u57df\u3002

  \u6885\u58a8\u751f\u4ee5\u827a\u672f\u5b9e\u8df5\u4e5f\u4ee5\u81ea\u5df1\u7684\u827a\u672f\u8bc4\u8bba\uff0c\u591a\u6b21\u63d0\u9192\u4eba\u4eec\u5bf9\u827a\u672f\u754c\u4e0d\u826f\u73b0\u8c61\u8981\u8b66\u60d5\u30022003\u5e74\uff0c\u4ed6\u66fe\u63a5\u53d7\u300a\u5317\u4eac\u65e5\u62a5\u300b\u8bb0\u8005\u8def\u8273\u971e\u91c7\u8bbf\u8c08\u4e86\u81ea\u5df1\u5bf9\u827a\u672f\u54c1\u9274\u5b9a\u7684\u770b\u6cd5\u3002

上一篇:【访青岛书画名家】曲宝来与莫奈的时光对话

下一篇:上海名家字画交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