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时评 > 正文
媒体融合背景下中国新闻评论之变
更新时间:2019-06-18 14:43:13 点击数:189 

  从(表2 表2见本期第40页)中可以看出,传统媒体评论部的规模并不大,除《北京青年报》《长江日报》《南方都市报》《人民日报》这四家媒体的评论部人员在10人以上之外,其他媒体的评论员和评论编辑人数均是个位数,最少的如《海峡导报》(没有评论部)、《新快报》评论部,均只有1名专职评论人员。这样的评论队伍规模,在完成日常纸质版的评论版面编辑和写作任务之外,确实很难再安排足够的人力将该媒体评论部的声音传递到互联网上。

  从2014年的情况看,传统媒体评论部的人员流动情况总体比较平稳,有较大动作的是《北京青年报》评论中心新增2名评论员和2名评论编辑,专门服务于评论部的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北京青年报》评论中心2014年底因为《评论周刊》停刊,将原有的两个部门:每日评论编辑部和评论周刊编辑部,调整为每日评论编辑部和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编辑部。

  同样加强传统媒体在新媒体平台上评论力量的是《东方早报》评论部,共调出3人去做新媒体项目“澎湃”,其中2人在“澎湃”做评论,1人做记者;《羊城晚报》评论深度部调出1人去报社的新媒体部;《华商报》深度评论部调出1人去做报社的APP。凤凰网评论部2015年也拟专门安排一人去做APP里的评论内容。

  传统媒体评论部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是评论与深度报道的融合:《羊城晚报》和《华商报》分别于2014年、2015年初将报社的评论部与深度部合并,组成“评论深度部”和“深度评论部”。“评论”和“深度报道”这两个被视为传统媒体在新媒体时代主要竞争利器的融合,将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又会对评论产生怎样的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纸媒评论版面有较大变化的主要是几家在评论领域有影响力的媒体,如《东方早报》自2014年3月起,将每天两个评论版改为周一至周五每天一个版;《南方都市报》的个论版和众论版从原来各一个版缩减为各半个版,周日见报的《评论周刊》从8个版缩减为4个版,有时甚至更少。

  《新京报》和《北京青年报》的评论周刊则分别在2014年初和年底停刊,不过《新京报》的日常评论版由原来的两个版扩到三个版,其中周一到周五三个版,周六周日两个版。

  评论版面增加的还有《晶报》,每周多了两个整版的评论;《新快报》增加每周六一个漫评版;《燕赵都市报》每周二至周五,增加一个评论版。此外,凤凰网2015年拟重点打造凤凰评论,进一步加大原创评论力度。

  各媒体原创评论的增加是新闻评论生产中值得关注的现象,如《新华每日电讯》评论部逐渐放弃了新华社播发的“新华时评”等通稿,增加了约稿及原创评论比重,版面构成变为每天“7篇原创评论+1幅漫画”;凤凰网评论负责人更是提出“2014年是‘门户网站评论原创元年’”,并于2015年初以“千字千元”的稿费标准在网络上张贴征稿启事。

  面对笔者给出的“中国评论界发生的最值得关注的变化是什么?”这一开放式问题,多位访谈对象提到了纸媒空间的收紧,特别是时政领域的评论:

  “我觉得新媒体时代,对评论的需求不是少了反而是多了,但现在纸媒的评论很难适应网络传播的要求。无论是议题设置,还是话语尺度,都受到太多限制。”(访谈对象B)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很多评论员认为纸媒已经很难吸引到高水平的评论文章,纸媒在告别评论,评论在告别批评:

  “用一个动词,‘逃离’。最近两到三年,传统媒体在逃离传统评论,基于体制,基于市场传播等原因。评论人也在逃离。我个人感触很强烈,我们每天来稿邮箱有很多来稿。水平急剧下降,和2007~2010年(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很多写得很好的人,不写了,稿费也罢,管制也罢,情况非常明显。”(访谈对象G)

  “我不认为在当前话语环境下,过去那种强调批评精神的时评还有多大存活空间,现在有的多数也只是口水化表态化的时评了,不专业,没文本,太水了。现在纸媒有影响力的评论比较少……说实话,这已经不是时评时代了,环境和媒体环境都严重不适合时评了,从某种意义讲,批评是言论的最高贵的灵魂,而我们很多人在选择告别批评。”(访谈对象I)

  与纸媒评论空间收紧、版面萧条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媒体言论的勃兴,很多评论员都注意到了过去一年发生的这一变化:

  “注意力资源进一步从PC端向手机端转移,媒体融合是大势,新媒体评论是最大的亮点。”(访谈对象A)

  “中国评论界去年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或许是微信评论的崛起,其原因和微博式微、微信崛起的原因相关联。”(访谈对象J)

  相应地,自媒体言论的勃兴也在多个方面对整个新闻评论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比如:在表达效率和言论尺度方面,一方面新媒体从整体上冲击了传统媒体评论,“微信公众号已然变得更专业更及时,而且领域越来越细分,尺度也越来越大,让(传统)媒体的表达边界变得越来越窄”(访谈对象D);“线上观点市场已经十分繁荣,传统媒体继失去信息供给的优势之后,进一步失去观点市场的优势地位”(访谈对象P);另一方面,新媒体中的中央媒体又对地方媒体形成进一步的冲击,“侠客岛等微信号利用央媒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及特有的言论口径,成为言论的源头,其他媒体是比不了的。这一两年主要是反腐工作,央媒掌握的源头,很多不能提的提法,要通过他们的嘴过滤才能说出来”(访谈对象E)。

  当然,自媒体言论在尺度方面相对于传统媒体的宽松并不意味着它的失控,有评论员注意到了相关的管理措施正在向新媒体平台延伸,“(传统媒体的)转型应该是一种折中式的转型,因为环境是没有变化的,不可能让你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受任何约束。需要在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在新媒体形态之下的评论和管制之间取得一种平衡,最终可能是一种折中的。”(访谈对象K)

  在回答“2014年您心目中的年度评论”这一问题时,多位被访者慨叹很难有哪一篇评论承受得起如此荣誉:

  “没有。评论不再复当年之勇,不再能够以一篇文章产生巨大的现实影响力,这就是我说评论越来越无力的原因。作为一个从业人员,一年看过的评论文章无数,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没有哪篇文章能给自己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没有想到它会衰败得如此快,且如此彻底。”(访谈对象C)

  “年度评论?很难想起有哪一篇堪当此誉,动静最大的是澎湃新闻发刊词,但影响力好像仅限于媒体人内部,尤其是传统媒体中人,且褒贬皆有……这或许是整个场的价值观已经多元化的缘故。”(访谈对象J)

  对于年度评论评选所持的消极态度,一方面是情理之中,另一方面或也说明,在价值观多元、场声音复杂的时代,确实很难有某一篇评论能够收获一致的好评并产生深远的影响力了。而在由凤凰网资讯中心评论频道组织发起,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等八大高校新闻学院院长亲自评选的“2014年影响中国的十大评论”中,虽然有媒体官方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原创评论也首次正式参评,但最终选出的十篇评论仍以刊发在纸媒评论版的文章为主;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传统言论重镇的南方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发表的评论无一入选。④

  本文通过对国内17家媒体评论部的访谈,概要梳理了中国新闻评论界发生的主要变化,包括新媒体平台上微信公众号兴起、自媒体言论勃兴,传统媒体言论空间收紧、评论员通过运营个人微信公众号的方式加速转型等。基于上述观察和发现,本文认为,未来对中国新闻评论的研究,可在进一步分析传统媒体评论部和评论员转型的基础上,增加对有影响力的自媒体的访谈,思考新媒体环境下评论主体、话语表达、言论尺度等方面发生的变化,如何共同作用于的形成,以及深入研究言论表达与线上社会动员、线下网民行动之间的关系。

  ①李未柠:《中国开始进入互联网“新常态”——2014中国网络生态环境分析报告》,新华网2014年12月25日

  ②感谢以下媒体评论部的评论员接受访谈,他们是《北京青年报》张天蔚、《东方早报》沈彬、《长江日报》刘林德、《重庆日报》单士兵、凤凰网高明勇、《海峡导报》庄华毅、《河南商报》王攀、《华商报》曹旭刚、《晶报》赵周贤、《南方都市报》苏少鑫、《南方日报》周虎城、《人民日报》李浩燃、《新华每日电讯》易艳刚、《新京报》王彦飞、《新快报》张凯阳、《燕赵都市报》陈方、《羊城晚报》张齐(按媒体机构的拼音排序)。

  习总舟山行李克强晤智利总统养老金入市方案中国国防解放军两飞行员牺牲沪指突破4900点“太子辉”明受审马航将重组贵阳数博会沪指大涨诗意辞职信印度高温日本地震价格信得过景区侯孝贤戛纳获奖

上一篇:光明时评:中国人民不会妥协

下一篇:新华时评:静下心来读好原著